:::

無題

1月 26, 2007 0 Comments Edit Post

「哼,沒用的傢伙。」
他雙手往頭後方伸去,拉出一條長長的紅線,
原本的馬尾一散而落,黑色長髮隨風飄逸。

不存在「長度」概念的紅線,在他的操控中飛舞。
紅線有如生命力的傳送通道,讓紅線另一端的無生命物體,
也靈活地動了起來。

我討厭那傢伙,
不僅僅是因為他是男的還留著這樣漂亮的長髮,
還有他身上所散發出的味道,與我太過相似...

0 意見:

留言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