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題

3月 30, 2007 0 Comments Edit Post

生病的這段期間,她變得特別的嘮叨。

「吃藥囉。」
「茶涼掉了不要喝,去裝熱水吧。」
「起床囉。」
.....之類的,實在是很煩......
就連我熬夜偷玩mabi,隔天都會被念上好久。

只是比較奇怪的是,最近她有時會站在我左邊
冷漠到令人打顫的眼神
覆蓋全身的長袍
以及手上拿著的,散發淡淡藍光的巨大鐮刀。

0 意見:

留言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