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狼與辛香料──旅行商人與賢狼的奇幻行商故事

12月 09, 2007 , 2 Comments Edit Post

(圖片來自博客來網路書店)

「這麼美好的月色,沒有什麼酒嗎?」

擁有野獸的耳朵與尾巴,卻是少女姿態呈現的賢狼赫蘿,出現在旅行商人羅倫斯車上的場景,開始了狼與辛香料的故事。

引用 Wikipedia的介紹:

《狼與辛香料》是日本作家支倉凍砂所著,文倉十插畫的輕小說。繁體中文的譯者是林冠汾。於電擊文庫出版,曾獲得第12回電擊小說大賞〈銀賞〉,同時也獲得「這本輕小說真厲害!2007」票選活動的第一名,女主角也獲得女性角色票選冠軍。

有著奇幻小說標準的中古歐洲的虛構舞台,卻將重點描述在經濟與買賣的行商活動。旅行商人羅倫斯以及同行的賢狼赫羅,是眾多奇幻輕小說裡面的異色作品。在台灣代理的輕小說中幾乎沒有不獲獎的小說,然而狼與辛香料卻是名符其實,相當值得一讀的故事。

一方面是磨練自己的介紹能力,我打算用自己的方式來介紹狼與辛香料這部作品的魅力。另外由於手邊只有最近買的第三集,所以引文主要都是以第三集的內容為主。

奇幻故事的核心──世界觀

「海拉姆地區擁有好幾座採礦量傲人、並可以採得各種礦石的礦山。行走與這地區的巴托斯或許早已聞到硫磺味,但是羅倫斯聞到這獨特的臭氣,便不禁揪起了臉。

一穿過設在石牆上的門,隨即撲鼻而來的這股臭味,讓羅倫斯瞬間明白了這個區域住著什麼樣的人。

他們是教會的最大敵人──鍊金術師。」

──巴托斯帶領羅倫斯拜訪編年史作家的路中

記得之前在Frontier雜誌裡面看到過編輯對於奇幻小說的定義,其中一項即是豐富且令人著迷的世界觀。

世界觀是什麼呢?我們從上面這段引文終究可以看到狼與辛香料中一部分的世界。首先是對於「海拉姆地區」擁有礦產的敘述,然後是「人物」對於此地區的看法不同,表現出人物的「活」,再來是用「穿越石牆的門」的動作,帶出了「教會」與「鍊金術師」的文化背景。

狼與辛香料是以第一人稱羅倫斯的觀點敘述。作為一個旅行商人,羅倫斯除了擔當世界表象的描述能力,更重要的是具備了理解事物背景的知識。他就像是世界的解說員一樣,跟著讀者一起推測、思考「石牆」存在的意義,再用「已知的教會觀點」來敘述對於鍊金術師的看法。

第一人稱的好處就是讓讀者不會感覺到是作者在控制這個世界,而作者的確在不知不覺的時候,透過羅倫斯的眼睛,在讀者的想像空間中一步步將這世界建立了起來。

寫實的奇幻設定

「哈哈哈,很意外嗎?就算在北方行商的人,也大多認為鍊金術師就是魔法師。其實他們跟打鐵工匠沒什麼兩樣,他們本來就只會做一些加熱金屬,或是用強蘇來溶解金屬的工作而已。」

──巴托斯對於羅倫斯的驚訝,如此解釋了鍊金術師工作

說到鍊金術師,一定會聯想到荒川弘的鋼之鍊金術師吧。但是狼與辛香料裡面的鍊金術師,卻是如此意外地寫實設定──彷彿就像是歷史裡面出現的鍊金術一樣。

狼與辛香料的故事並不是實際存在的歷史時空,而是有教會、國家、騎士等歐洲中世紀設定的虛構舞台,這也是奇幻小說裡面時常作為世界基礎的要素。然而,其他奇幻小說裡面的「魔法」、「除了人類之外的種族(如果先不看賢狼赫蘿的話)」之外,卻並不存在於狼與辛香料的世界中。

羅倫斯的生活環境與彷彿真的在中古歐洲中,商人是用自己的雙手行商,戰士是靠刀劍進行戰鬥,教會與異教徒的抵制與抗鬥,是可以讓讀者理解且不覺得刻意的寫實設定。

而更特別的是,狼與辛香料重點卻不是常見的劍與魔法的戰鬥冒險,卻是經濟和買賣的行商生活,也曾有網友以「簡易經濟學」來形容這部作品。

以我淺薄的閱讀經驗來看,我認為比起用各種神奇魔法來推動故事劇情的寫法,狼與辛香料建立在寫實設定上,卻又能夠藉由裡面人與人之間的互動來敘述故事,這更是另一種讓人耳目一新的寫作境界。

知識淵博的賢狼赫蘿

「我這對耳朵能夠辨別任何謊言,不知拯救了多少深處危險的同伴呢。這尾段充滿白色絨毛的尾巴是我的驕傲,只要看見的人都稱讚我這尾巴。說到約伊茲的賢狼,不是別人,正是本小姐。」

「雖然咱長久以來被尊為神,且被束縛在這塊土地上,但咱根本不是什麼偉大的神。咱就是咱,咱是赫蘿。」

──對於質疑她為人類之身的羅倫斯,賢狼赫蘿如此回答

在上一段中提到的唯一非寫實的奇幻設定,也是介紹開頭的三張書影裡面的人物,就是這位赫蘿。

赫蘿被設定為可呈現為賢狼姿態與少女姿態的人物,擁有高於人類的嗅覺與行動力,以及長久生活所累積下來的經驗──她的奇幻部份僅止與此。

這個意思是,在進行推理與思考的過程中,赫蘿與讀者代表的羅倫斯,基本上是站在同一個起跑點進行的。羅倫斯思考解決問題的方法時,赫蘿也是用她所具備的知識與身為狼的特長行動著。基於不希望人們用懼怕的態度面對的理由,在許多的時候,可以看到赫蘿十分不情願巨大賢狼的姿態用暴力破壞一切。

對於赫蘿的限制是來自於態度、想法和觀念,使得她大部分時候是以遮住耳朵與尾巴的平常人姿態出現在世界中。這種不過分強調赫蘿重要性的設定,保持了世界觀的平衡。即使赫蘿是推動劇情的某些關鍵,但是少了羅倫斯、少了其他配角,都將導致他們行動失敗。

這也是繼承上一段所寫道,這種寫實而不完全依賴奇幻設定的寫法,對我而言是相當有魅力的。

充滿魅力的賢狼赫羅

「汝喜歡這樣的咱,是唄?」

羅倫斯的視線不小心對上赫蘿垂頭往上看的視線,他無法控制自己臉色轉紅。

「大笨驢。越是愚蠢的雄性,就越喜歡軟弱的雌性,根本沒自覺到真正軟弱的是汝等雄性的腦袋瓜。」

一邊露出兩邊的尖牙,一邊露出諷刺笑容的赫蘿瞬間反敗為勝,佔了上風。

──前往卡梅爾森的途中,羅倫斯與赫蘿的鬥嘴

在寶島社《這本輕小說真厲害!2007(このライトノベルがすごい!2007)》裡面,赫蘿奪冠女性角色部門,並不是沒有來由。

長壽的賢狼赫蘿使用著古語(汝、咱等代名詞即是),許多地理、技術的知識也都已經過時。然而這樣子的赫蘿,卻有著對人們有長達數百年的觀察,熟知人與人之間的來往互動──這也是千古不變的道理。

赫蘿時常捉弄羅倫斯的表現,散發出與少女外表不符的成熟氣氛;身為高傲的賢狼,喜愛美食與稱讚的個性卻是如此平易近人;而雖有令人懼怕的巨大賢狼外貌,卻是以嬌小少女身軀的呈現;有時用玩笑的表情作弄羅倫斯,有時又顯露出賢狼的孤獨與寂寞。這些正是令人印象深刻的關鍵:違和感。

是商人也是男人的羅倫斯

看阿瑪提那副著迷模樣,相信只要赫蘿開口,阿瑪提一定會買下所有東西給她,對赫蘿來說,阿瑪提肯定是個不錯的冤大頭。

雖然這麼一想,不禁有些同情起阿瑪提;但是看他那副模樣,相信他會很樂意解開荷包吧。

如果可以拿別人的荷包來買得赫蘿的好心情,沒什麼比這更教人開心的了。

──看著準備前往旅館邀約赫蘿的阿瑪提,羅倫斯如此算計著

我發現要繼續敘述赫蘿的魅力的話,一定得先講一下羅倫斯才行。

身為本作的主角,羅倫斯擁有豐富的行商知識與人脈,他的地位及重要性並不輸給赫蘿,這也是為什麼赫蘿要跟著羅倫斯的緣故。沒有現代社會及地理常識的赫蘿,只能依賴著羅倫斯帶她回到故鄉(以及在路上能夠享受美食與美酒)。

儘管羅倫斯時常被赫蘿作弄,但是劇情中他依然是個十分精明的商人。所謂的精明是建構於思緒的縝密以及多面向的觀察之上,而羅倫斯對事物的看法,也為讀者帶來了豐富的世界觀。

然而劇情中羅倫斯也是有著判斷錯誤的時候。考慮了相當多層面之後,當羅倫斯與讀者都覺得這樣應該沒問題了吧,事情就是會在出乎意料的情況下發生,這是本作讓人看得大呼過癮的手法。

本作另一個讓人想要追著繼續看的重點,就是他與赫蘿的互動。一個單身的旅行商人,碰上一個充滿魅力的賢狼少女;對於女性經驗生澀的羅倫斯,以及令人難以捉摸的赫蘿,愛情故事永遠是看也看不膩的劇情要素啊。

結語

「雖然貪欲會失去很多東西,可是禁慾也不會有任何建設。」

赫蘿一臉幸福地舔著沾在手上的蘋果汁液,那模樣使她的說詞變得很有說服力。

倘若會失去這般難得的幸福,那禁慾簡直是愚蠢至極的事。

──吃著蘋果的赫蘿,反駁羅倫斯的話

這一句話我想應該是本部作品看到現在,最讓我有所感觸的話。

羅倫斯跟赫蘿因為有想要的東西而前進,卻也因為有想要的東西而失去。這般來回得失,卻又在這之中獲得了更多東西。不管怎麼說,看著他們的行商生活,總是能帶給我相當多的樂趣。

到日本2007年8月出的第五集為止,這部作品還沒有完結的打算。漫畫從2007年11月開始連載,畫家小梅けいと描繪出了甚至超越原作插畫的可愛赫蘿,相當值得期待代理到台灣。而明年2008的1月將要放映動畫版。

如何?有沒有興趣一起來看看羅倫斯與赫蘿的世界呢?

總共2 則留言, (我要發問)

  1. 我很喜歡故事的時代背景

    PS.筷子的相關文章是指引到這篇XD

    回覆刪除
  2. 感謝提醒XD

    因為都是對東西的評論,所以程式就這樣分類了XD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