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AB/stay night

12月 25, 2007 2 Comments Edit Post

「辛苦了,終於meeting完了吧。」

我站在實驗室的門口,揮手跟老師及同學們道別。然後開門,走進實驗室。

檢查完設備之後,走在回到宿舍的階梯上,電子表顯示著12:30。

寧靜到可以聽得到電線杆發出的「茲茲」聲,半夜的校園後山,有點冷。


記得開學的時候, 有同學問我:「我們所上哪來這麼多電腦要修啊?」

姑且不論這是不是會修電腦的人才知道的辛酸,我覺得問題應該改成:「有沒有這麼多人需要用電腦啊?」這樣子答案就很明瞭了,因為有些人要用電腦,可是又不會自己操作、維護,所以就需要我來幫忙。

因為有人需要我,所以我在這個地方。


這個概念發展到後來,變成了之前的男友租售活動。

目前的我,是將服務提供給大多數需要的人。做為男朋友,我就將服務集中在特定範圍內。因此我把自己當成商品來販售,看看誰需要這個服務。

這個活動的由來是之前跟出社會開店的社團學長魔桑聊到的。人到一定程度之後,要忙的事情越來越多,接觸的人也越來越少。記得他笑著說:「如果現在叫我跟以前一樣,放學就去她那邊等人,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我深感認同。

如果追人是把時間、精力放在特定人身上,而在之後尋求回報的行為,那麼對我來說是十分辛苦的事情。

一方面在於有很多需要我的地方,不限定於特定幾人。除非在強烈要求的情況下,或是一些其他因素的影響,我才會偏向服務特定的人。

二方面在於我不太想要去期待回報。做事跟報酬一直都不會是平衡的,所以我相信無償工作的現實。我只要溫飽就好,在更之上的也不過是存款簿的金額而已。

所以我在追求的東西很簡單,是個需要我的場所、團隊、人。為了回應他們的需要,我要更加地努力、成長。


話說,顧客把我買下之後,並沒有指示什麼需求,所以我現在過著維持往常一樣的生活,持續LAB/stay night。

這種情況多少也預想得到,請大家不要在得知我平安夜是跑去陪朋友聊天渡過的時候擺出一臉訝異的表情。

我是一個活在自我封閉的人,自己的價值觀、快樂與否,請你讓我自己決定吧。


那麼在本文字最後,我想說的是:

祝本BLOG「布丁布丁吃?(什麼)」兩歲生日快樂!

感謝大家支持,以後也請多多指教囉。

總共2 則留言, (我要發問)

  1. 茲茲聲
    是電磁波的聲音嗎

    回覆刪除
  2. 我每次經過都覺得那天那根電線杆上的電線忽然爆開來都不會覺得奇怪
    那個聲音第一次聽到的時候,真的很毛orz

    回覆刪除

留言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