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延畢確定

5月 18, 2009 , 7 Comments Edit Post

 

剛入學的時候,迎新茶會上老師們聲稱我們最快可以兩年畢業,這是政大圖檔所的特色。

在跟陳志銘老師meeting的時候,也常常聽到老師勉勵著學生兩年畢業。

不只是陳老師,我也不時聽到其他老師極力地推著學生完成論文、無不希望學生早點畢業的消息。

學生們也都用兩年畢業來勉勵自己。在碩一下決定題目,花半年完成計劃書,然後再用碩二下半年來把論文完成,順利畢業,找到工作。

高等教育評鑑裡面,本所的就業率非常地高,而且大部分畢業的學長姊找到的工作都是與圖書館、檔案館相關 (並不是去賣雞排,雖然這比較賺)。


現在是碩二下,我進來圖檔所已經兩年。

我的同學當中,不乏有已經被圖書館挑上,預備一畢業就進去辦公室坐的預備館員;也有翻著圖書館徵人公告,問我這邊到底好不好的人。

儘管同學們一邊抱怨著論文難寫、指導教授囉唆、問卷收不回來,但還是確實地朝著完成畢業論文的方向前進。

「我們一定要兩年畢業喔。」這句打氣的話,不知道在同學之間已經說過多少次。

一開始,我也相信這是可能的,因為我們都是同學,我們都在百年樓上課,我們都是在優秀的老師指導,我們都一樣努力,所以理所當然的,我們會一起畢業。

逐漸地,我終於發現,原來看似一樣的我們,走的是截然不同的道路。

你們為了「畢業」而努力。

我則是背對與「畢業」南轅北轍,日夜不息地狂奔中。

同學們會順利畢業,而我註定延畢。(除了跑去美國留學的跟晚了半年進來的那幾位,我們就一起留下來吧XD)


當我發現的時候,那些諷刺研究生生活的種種笑話,我已經視之習以為常。

要找新穎議題的資料,首先會想到要找電子資料庫當中的英文paper,而且習以為常地閱讀英文paper。對了,我也是計畫書口試的時候才被口委老師點出,原來我的中文參考文獻居然這麼少。

幫老師做事理所當然,因為老師很辛苦、事務繁雜,想像一下如果你自己是老師的話,就能夠稍微體會到老師到底有多累了。所以在自己的能力範圍內,盡可能地幫老師的忙吧。

寫論文、做工作就要專心地做。能夠心無旁鶩地整天待在實驗室進行研究,然後抱著期待的心情等待成果「蹦」出來的那一瞬間,不是很令人興奮嗎?電影、電動?有比我花了好幾天努力建置的成果還要有趣嗎?

對我來說,研究所中最重要的工作不是畢業,是論文。論文是自己第一本著作、意義非凡,而且可以不用理會商業價值、可以做出基於前人研究的更進一步發展,這是證明自己所學所得的具體呈現,「用自己的雙手去發掘這世界裡面你尚未發現的真相」的開始,怎能不叫人興奮、不想要好好地完成論文呢?

也因此,自己才深深地感覺到知識的無止盡。短短的研究所兩年的時間,用半年的時間就要把論文做完,我怎樣都覺得好像哪裡不夠。所以想要攻讀博士班,繼續這種頹廢生活,倒也是不錯的人生選項之一。

雖然同學一窩風在找工作、找打工,但我仍抱持著「趁老爸老媽還可以養我的時候趕快享受學生生活」的頹廢想法,利用所上跟老師提供的資源,日以繼夜地學習、學習、再學習。


很奇怪嗎?很像違心之論嗎?我倒是覺得還蠻正常的,也不過就是日常生活的大小事而已。

只是有時候會覺得有點悶。

悶在當同學興高采烈地嚷嚷著「畢業才是真的」、其他人一起附和的時候,我這個覺得那其實還好、重要的是其他的事情。

悶在老是聽到「你好辛苦」、「你好厲害」、「我都做不來」但卻沒有手來幫我一個忙之後,聽到他們有說有聊地討論晚餐吃完要去看哪部電影,而自己像事傻瓜一樣留著繼續做別人不願意做的工作。

悶在老師堅持自己上課要弄出來的系統、研討會要佈置的完善、計畫要做得出成果,卻不會想到學生為了老師其實沒什麼時間寫論文,然後還要承受「什麼?看你不是每天都在所上晃來晃去很閒嗎?怎麼沒時間寫論文?還會延畢?」的罪名。

悶在人情債進化成人情討債公司的時候,來討債的人只會給我無奈的表情,告訴我他也沒辦法。

悶在急著想要寫論文,可是卻有一堆雜事纏身。(教授,我好想寫論文啊!)


後來我終於發現了,其實這麼悶,也只是我自己的問題。

是的,我何必去煩惱自己怎麼過得跟其他同學不太一樣,因為我們本來就走在不同的道路上,擁有不同的價值觀、做著不同的事情。這社會有著多元的價值觀,除了尊重對方的想法,也不必強求自己一定要這樣做。

我要把論文寫好,完整地建構系統、費心地安排實驗、仔細地收集數據、謹慎地寫下結論!

在這之前,我要把教育部計畫做好,讓研究已久的DSpace系統作到一種能讓自己抬頭挺胸說:「這是我的心血成果」的程度!

在這之前,我要把我不會的東西都學好,善用大學豐沛的藏書、實驗室購書的經費、還有優秀的老師們,好好地把不懂地方的搞懂!

在這之前,我會延畢。

因為我喜歡這種生活,所以我得要抬頭挺胸地說出這種頹廢生活的好處,這樣就行了!

2009-05-16-701

p.s. 對了,在問我為什麼圖資人要看「物件導向程式設計」、「UML」或是「極致軟體製程」之前,可以先問你一下,你覺得學生的工作是來學東西的呢?還是來跟別人說「這個我不會」的呢?

總共7 則留言, (我要發問)

  1. (舉手)報告...照片裡摻雜一本奇怪的書

    大概是研究生太氾濫吧
    台灣多數研究生只是想混到學歷想躲兵役
    不是為了真的想研究而研究
    我覺得蠻可惜的
    所以我很認同你想寫出點東西的想法

    不用太在意同儕或師長壓力啦
    延畢就延畢吧..反正沒救了XD

    回覆刪除
  2. 噢~生我者父母,知我者老大~

    龍虎亂鬥進度到第四本1/3了XD
    因為之前編譯程式太花時間,所以趁空檔把進度推進了不少

    回覆刪除
  3. 這篇寫得不錯~特別來推一下....

    回覆刪除
  4. 有理想與抱負是正確的,也註定是孤單的。

    "研究"需要付出相當的時間,而研究生短短兩年要"研究"什麼,其實什麼也沒有,我覺的只是一種學習研究的歷程,如果能有貢獻當然更好而已。實在不需要當博士班在唸。男生就是有兵役壓力,還是要以畢業為主要目標才行。其他一些實務的學習,建議在不影響論文進度下進行才是上策!

    在短短的研究所生涯 (實務|雜務) 做的好在 (文組|學校) 是吃虧的,能閃則閃。未來進入社會要學得東西更多更廣也更好玩,如果進到對的公司,還可以玩得很有成就感。

    回覆刪除
  5. 學長說的是。

    說來無奈,老師接的計畫,我花了一年多的時間想要擺脫,結果也只是讓助理們把問題往後延。

    論文部份老師堅持要走教學路線,所以我也只好看跟本科、所長不同的教育理論。

    是說,這也是無奈,就挑個東西作吧,單純一點就好。

    回覆刪除

留言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