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新年新願望

2010-01-01-292 

本來今年預期的跨年會是很平淡的,結果多虧了身邊的朋友、大學的朋友還有遠在台中的朋友們,讓整個跨年歡樂到不行。

也許有人發現到了,這個blog已經很久沒有更新。原因很簡單,看看副標題「布丁的研究之路(是的,我正在繞遠路)」,因為我覺得有些事情跟研究沒什麼關係,所以也就沒有把他發佈在網際網路的動力。就如很久以前說的,我現在大部分私事都在Plurk上面聊。這個blog則是長篇文字、心得的發表空間。

不過,2010年整理書桌、電腦檔案時,倒也找出了不少值得一談的東西。在這剩餘1.5天的跨年連續假期,就讓我像是暑假日記作業最後一天才寫的小學生一樣地,一篇一篇挖掘這些事情吧。而這一篇要談的,則就是去年到今年的跨年活動。


這件事情就從跨年前兩週左右談起好了。我試著詢問研究所實驗室的大家,但大家跨年意願似乎不高,有伴的隨伴去、沒伴的說要寫論文。而我這個沒伴又沒在寫論文(因為在寫書)、也是本來就不太想辦活動的我,也只是想慵懶地渡過今年的最後一天,然後用爬山來迎接2010年的曙光!

後來得知mabinogi有巴哈玩家舉辦音樂會,由於聖誕節時舉辦的氣氛還不錯,所以有點想參加。接著也知道大學社團在政大附近舉辦跨年聚,很久沒跟大家聚一聚了,也是想參加。而且本來預定在跨年夜meeting的時段,也挪到了前一天去而空了下來。隨著跨年時間將近,小頭對於跨年活動的關注似乎提高了不少。煮火鍋麻煩、辦活動不想,那……就還是一如往常一樣,吃晚餐吧。

是的,我只是想悠閒地跨個年,跟往常一樣地吃個飯、說聲掰掰而離開,這樣就好。但,有件事情誰都知道,那就是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


終於來到了12/31跨年當天。早上meeting完後,老闆請了各助理吃了尾牙。大家隨興聊聊,回到實驗室時也快接近下班,數人準備收拾收拾行李、離開這個實驗室(離職的意思)。我小憩一下,收到大學朋友阿逼說一小時候過來的MSN之後,便與小頭、傻殿下山吃飯,一如往常……

但因為堅持、客滿與奇怪的原因,最後我們居然在寒風中走到了捷運動物園站的麥當勞吃飯。講清楚一點就是,我們走到了距離政大正門步行約20分鐘的麥當勞,而不是選擇政大正門口的麥當勞!雖然每個人都以為我吃得是吃到飽餐,但很遺憾的,我只是用吃到飽餐的價位,去吃了一般餐點!

結果2009年最後我吃了一年才吃兩三次的速食作結,某種意義上還真是特別。晚餐的特別節目是黑特大會,人少就是有這種好處。


「我到你實驗室樓下了,你在哪裡?」當接到阿逼打過來的電話時,我差點嚇到把啃到一半的麥克雞腿掉到地上。本來預期我們會在正門口吃飯的現在,他居然在距離這麼遙遠的地方來找我,實在是失策。阿逼,對不起!

「喂,我要從新店過去,你可以幫我買晚餐嗎?」當接到阿誠打電話過來時,我一邊因為啃太多麥克雞腿而感到膩口,一邊再想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大家都是要去大學社團那邊聚,所以先過來嗎?但偏偏我現在又不在政大啊啊啊啊~~只好勉強地指示個等待地點給阿誠,還是把這餐好好吃完再看看吧。

結果最後吃離開、回到政大接到他們兩個的時候,已經是九點的事情了。


雖然我們這三人後來回到實驗室發呆的時候,有種懶得離開這邊去找社團跨年的想法,不過還好最後有過去——社團的人聚集了超過30個,我每年都要驚訝輔漫居然如此蓬勃發展!

一群人在阿曉他家地下室聚會。但這地下室有沙發、有大桌子、有電視、有卡啦OK,一整個就是比我家客廳還要高級是怎麼回事?總而言之,人多玩起來就是開心,打牌的打牌、桌遊的桌遊、FF13打到Wii新老馬,彷彿回到了輔大社辦一樣。

11點40時,主辦人提醒大家可以上頂樓看101迎接跨年,一群人傭傭懶懶地離開座位走到外面時,才發現一件殘酷的事情:我們距離頂樓有21層,人數30多人,但電梯一次只能搭5人!雖然我似乎是搭上了最後一班電梯,但還是不少人發揮火災怪力,爬了21層而在最後一刻趕上,真是辛苦了。

101煙火就那樣,人民的稅金一直在爆炸。然後接下來是景美溪沿岸的爆炸(煙火),甚至連求救信號彈都出來了!附帶一提,這個煙火放到了早上都還沒停,大家真是太有心(=$)了。

下樓時,我們這群搭電梯上來的改走樓梯下去。繞著逃生梯轉了21圈,彷彿有種無限迴廊般的暈眩,甚至有人走到一半不支蹲地休息。看個煙火變成爬樓梯健身大會,也太讓人印象深刻了XDD


跨年不久收到了大個子的消息,看來爬山團最後只剩下我跟阿逼,為此我大概兩點多就倒在沙發上。儘管小睡一下稍微有點精神,但阿逼跟那群大學生徹夜遊完的樣子真的是太青春了。青春到五點半我們跟大家揮手道別離開時,他走路看起來有點不太穩XD

吃了早餐、買了點東西之後,我們就照預定地從蔣公銅像走向政大後山的樟山寺。路燈昏暗的道路上,卻已經有不少媽媽級山友的身影。「我們應該是元旦登山團中最年輕的吧!」仔細想想,那天也的確只有碰到一個跟我們年紀差不多的人而已。

我們的計畫是一路走到樟山寺看個日出,作為一年健康的開始,但走到一半天就亮了啊啊啊!而且因為昨晚怕冷,身上穿一堆衣服、外套,還背著筆電,加上昨晚體力消耗尚未恢復,爬這樓梯還真是夠漫長的了。

一路上邊走邊聊,一邊跟擦身而過的山友道聲「新年快樂」,抵達樟山寺的時候意外地沒什麼人,有也是那些路上走在我們前面的山友們。

2010-01-01-291

我跟阿逼就如這篇頁首那張照片一樣。在還沒什麼人插的香爐上,插上了今年開始的頭幾炷香,希望能求個好兆頭。

2010-01-01-293

接著架個桌子椅子,我的早餐是御飯糰跟香菇雞湯,感覺真清爽。

吃完後,我們帶著疲憊不堪的身心很快地下了山。送走了騎車的阿逼,我回到宿舍洗澡、整理衣物、睡覺,結束了整個跨年的活動。


2010年的到來,我應該是比普通人更有感觸。

12/31跨年晚餐前我躺在行軍床上睡覺時,我一直在想,如果我繼續這樣躺著、睡著,是不是我身邊的人事物就不會改變?

但是,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會離開的,就是會離開。不管我有多任性,都無法改變這種事情。

我的新年新願望,就如以往一樣地任性,就如以往一樣地不可能實現。

 

希望,每天都能平淡地渡過,那就是對我來說最好的日子了。

0 意見:

留言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