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研究生的畢業典禮

1月 08, 2010 , 0 Comments Edit Post

tn_IMG_3097

某位研究所唸了四年的學長老是在說:「研究生的畢業典禮不會讓你真的畢業。」儘管如此,這對我來說,依然是人生階段中的一個有意義的活動,所以我說要參加畢業典禮,我是非常開心的。

這一篇要講的,是對於在2009年6月13日政治大學舉辦的畢業典禮的一些感想。


由於人數過多的原因,政大舉辦畢業典禮時將學生分成兩群,大學部在山下舉辦,而研究所、博士班學生,則是在山上的大禮堂舉辦。

畢業典禮過程就普普通通,但讓我感到興趣的活動則是「撥穗」:

畢業典禮過程中,最為引人注目的是頒發「畢業証書」以及「撥穗禮」;據了解,撥穗的意義,代表稻穗或麥穗成熟,象徵畢業生已學有所成,可以展翅高飛。

引自國家圖書館 - 參考諮詢服務

這篇頁首的照片,就是撥穗及領取畢業證書的過程。一個學院一個學院輪流每個人上台,由該所或該系的主任、所長來幫同學撥穗,並授予畢業證書。撥穗的動作是將學士帽上的「穗」(就是金色那根)從學生的右側撥到左側,即是代表該生已經成熟、學有所成之意。然後拿著畢業證書與校長合照,最後轉身下台。

此儀式只是做個意義,手上假的畢業證書在轉身之後隨即回收,瞬間有種畢業脫手而飛的錯覺。(誤)


畢業典禮另外一件大事,是我家人的參與。

 

當天,我家人遠從台中驅車來到政大與我一同參加畢業典禮,而這也是我在政大待了快兩年之後,他們的第一次來訪。

自從上台北唸書之後,我回家的次數跟時間逐漸地縮短中。(對了,我在寫這篇文章時,我剛好在家裏喔。家裏真超冷的啦!)因此,有時候家裏並不太知道我在遙遠的台北到底在幹麼、做了什麼事情、在什麼樣的地方過活。每次在不長的回家時間中,總覺得很難把這些事情說明得很清楚。

這次他們過來,我帶他們爬上層層樓梯,到了九舍餐廳吃了自助餐跟芒果牛奶;也待他們到所上看看、逛逛,還遇到了所長,講了講客套話。這樣下來,他們會比較知道我在幹什麼嗎?不知道會不會因此讓家人比較放心一點呢?

最後,他們參加完畢業典禮之後,匆匆忙忙地又趕著回家。畢竟那時間回到台中大概也已經天黑,真是辛苦大家了。


我覺得,研究所畢業典禮跟以往最大的不同,在於這對每個人來說,意義都不盡相同。

對有些人來說,他是真的畢業典禮,因為他已經完成了論文。很快地可以把手上假的那張畢業證書,換成一個真正的畢業證書。

對另一些人來說,那只是個象徵意義的儀式—— 既不會讓他真的畢業,歡樂的氣氛中,也帶上了幾分諷刺。而我也屬於這些人當中。

 

我延畢了。

 

是的,當別人高興於畢業時,我也確定延畢。對我來說,儘管這是歡慶的典禮,但更是自我警惕的一個警示。

而當我寫這篇的時候,班上幾乎只剩下我還沒畢業(把工作看得比學業還重,跑去工作的同學不在此限)。因為我跟同學們選擇不一樣的路,雖然都是在念研究所,但我選擇了一條非常辛苦的方法再進行我的學業。所以我走得很慢、走得很久。

走著走著,身邊的人,也都一個一個離開了。

 

即使如此,我還是會繼續走下去。

繼續把論文、寫書完成。

然後再好好地拿這張畢業證書吧。

0 意見:

留言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