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研究所從畢業之前到畢業之後

4月 06, 2011 0 Comments Edit Post

IMAG0402

話說距離畢業到現在,已經經過了超過半個月了。很多人我畢業之後應該很閒,等當兵的這段期間應該是閒到沒事做,一直在問我「你之後打算要幹嘛?」

這個問題真是大哉問。老實說,我很想寫blog,很想把畢業前作的東西拿出來跟大家分享。這段期間有幾篇手機跟網站的東西,寫到半夜三點多才完成,生活作息甚至比寫論文的時候還要亂。不過短暫的快樂時光只允許讓我寫個三篇就沒了,其實畢業之後,我大部分時間是忙於其他事情上,到現在也是忙著回家掃墓、跟朋友找聚餐,也是到現在才有點時間寫blog。

每次看著RTM待辦事項上寫滿著不同類型要處理的事情,我就會覺得能夠單純地寫論文的那段時光實在是很好,至少很有生產力的感覺。

在兵荒馬亂的這段期間,我想用這篇文章稍微整理一下畢業之後我到底在幹什麼吧。

畢業之後的討論出路

首先是在畢業前夕,我忙著與老師、家人、朋友討論未來的出路。看是要去工作(當個三年的研發替代役)?去當兵(我有考上預士)?去考博士班(要唸那一所呢)?要回臺中老家?還是繼續在臺北工作或唸書?各種路的選擇都不是我一個人決定就可以了事,必須要有家人的支持、老師或朋友們的配合才行。所以我這段期間一直在跟不同的人溝通,決定是要往哪個方向走。

很微妙的是,不管我選擇哪個方向,一定都會有人抱持著反對的意見。我可以理解不同立場的人,對於我的選擇,自然會有不同的看法。但對於沒有特別目標的我來說,選擇哪一條路,其實都無所謂。這種超然的態度倒也不是沒有主見,而是我認為人生並沒有所謂比較好或比較差的道路,怎麼走都不會完美,怎麼走都像是在繞遠路。這段期間我頗有人云亦云的感覺,而最後討論出來的出路,也是許多人「建議我走的路」的一種綜合方案。

大致來說,就是「當兵」、「工作」與「讀書」同時並行。

大致上就是先考上博士班、繼續唸書;然後一邊找家科技資訊公司工作,學習業界經驗;然後該公司的職位又是「研發替代役」,能夠同時當兵;最重要的是工作與唸書之間能夠配合,這就要看公司的情況來決定。

至於細節要怎麼做,還有許多有待商榷的部份,而這也是我要繼續忙碌的預定事項。

決定畢業的時間

決定好大致上的方向之後,接下來就是要找地方住,以及決定「要畢業的時間」。但是有二個因素影響決定要畢業的時間,第一個是國中圖的獎助學金契約期限,第二個是政大規定搬離宿舍的期限。

政大規定在學生畢業之後要在一個禮拜以內搬家,這其實是非常沒有彈性的規定。一個禮拜的期限包含了例假日,換句話說,畢業之後也只有一個週六、週日的時間能夠搬家。搬家這件事情並不是我把宿舍的物品打包好就能夠搬離,還需要搬去的地方清出了空位,以及有車子能夠幫忙一起搬運,才能完成搬家的作業。這三個條件都不是我一個人就能決定的事情,因此我也不能擅自地畢業、然後落到畢業了卻仍搬不了家的窘境。再加上現在政大不允許學生騎機車進校園搬宿舍,這讓想要依賴機車自行搬家的方案更不可行了。

CameraZOOM-20110406120524

另一個因素則是督促我趕快畢業:國立臺中圖書館(簡稱國中圖)的博碩士論文獎助期限。二年之前我申請通過了國中圖獎助,其內容是要求獲獎人必須在一年之內畢業、獲得學位證明,不過可以另外申請延期一年的緩衝期。我的情況是已經延期一年了,而期限必須是在2011年3月13日之前拿到學位證明,也就是畢業證書,因此我非得在這天之前畢業不行。因為3月13日是週日的關係,所以實際上3月11日週五才是最後一天。

在這兩個因素的考量之下,換句話說,我必須在3月11日之前完成畢業的手續,然後在3月18日之前確定好搬離宿舍的作業細節,並且搬出宿舍才行。

規劃是如此,但是事實卻往往出人意料。最後我並沒能趕在3月11日之前畢業。

畢業手續

image

大學或研究所的畢業離校手續就像是大地遊戲一樣。你必須要拿一張程序單,上面有好幾道關卡,分散在學校各地不同的單位,像是系所辦公室、圖書館、註冊組、總務組等等。每到關卡必須繳交不同的資料,有些是論文,有些是額外的表格(隱藏在學校網站迷宮的深處),資料不全的時候就無法通關,必須回去準備好資料再來重新挑戰。

像這種自己可以把握的時程還好,有時候是遇到辦事員去開會、請假,還找不到代理人可以處理。即使大老遠跑到這個關卡,還是只能發呆卡關。有些關卡要求作業時間,像是畢業論文電子版的檢查跟畢業證書的印製都需要一到二天的工作天,這些手續如果不先跑的話,到後面也會卡住。喔,對了,還有畢業論文的印製,這件事情我已經在另一篇裡面聊過了。

儘管從指導老師、助教、所長,每個人都跟我說「你有必要這麼趕著畢業嗎?不是期限到3月11日,所以3月9日還是10日再來辦就好啦」地勸阻我,不過當時的情況讓我不太能慢慢地拖。一方面是我已經完成了畢業口試時口委交待的修改,另一方面是,我知道辦手續這種事情一定會發生出乎意料之外的麻煩,因此絕對不可以拖到最後一、二天再來辦理。我千拜託萬拜託,排除萬難地在3月9日時辦完了離校程序單上除了最後一格之外的所有手續,只剩下最後一關教務處註冊組,辦完就能夠領畢業證書。為了確認最後一關是否能夠順利通過,我拿著所有需要的資料跑去註冊組辦事人員的櫃台,當面詢問我這樣是否可以畢業,並跟她說明我希望能夠延遲到3月11日再正式辦理畢業的需求。

「是的,你已經可以辦完所有手續了。」聽到對方這樣答覆之後,我放下心中的一塊大石頭,回去實驗室繼續處理宿舍搬移與收拾行李的事情。

趕不上的畢業

然後,悲劇就來了。

在3月9日下班前我收到一通不認識號碼的來電通知,就算打回去也不通,所以就沒在意。

在3月10日早上,我又收到了該號碼的來電,總算順利地接聽。原來這是教務處註冊組打來的,聯絡事項是:

 

「同學,你還不能畢業喔。」

 

嗯?這是什麼情況?這跟我昨天收到的訊息有很大的差別。當時的情況是我畢業離校的手續有誤,教務處連畢業證書都還不能印。而印製畢業證書需要一到兩天工作天,換句話說,已經不能在3月11日準時畢業了。

離校程序單都填到最後一格的我,究竟是哪個手續錯誤了呢?答案是「口試委員名單不合」。在申請學位論文口是的時候,必須要將口試委員名單交給學校去審核。這是讓學校確認碩士論文的口試是由一群符合資格的人來審查,而不是自己找一群來歷不明的人矇混過關的記錄。

我在提出口試申請之後,有一位口委臨時搞錯日期,實際上他當天是無法參與的,所以我只好臨時更換口委。我問助教這該怎麼辦,助教以為只要跟學校說一聲就可以更改,於是就放著不管了。不過,就當論文口試順利通過,所以有離校手續都跑得差不多之後,才發現到原來口委更改的這件事情並沒有處理。

口委更改的手續並不是如助教想像中的這麼簡單,必須要簽核公文、層層上報,花上好一段時間才能完成更改。「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辦完」不管是問助教或教務處,收到的都是這個答案。

總而言之,不說是在3月11日之前畢業,甚至連3月13日畢業恐怕都是個問題。我只能趕緊去跟國中圖聯絡,確認契約是否有違約。最後討論的結果是,因為畢業證書只有「年」跟「月」,沒有「日」,所以對方通融我只要在三月中畢業,就不算是違約。

到最後,口委更改申請通過是在3月14日週一,然後開始印製畢業證書。在3月14日週一下班時通知說印好,隔天可以來拿,而我到最後是3月15日才正式畢業。申請畢業證書影本跟彙整其他資料之後,趕快將資料寄給國中圖,而對方是3月17日才收到資料,核准通過。

雖然這之間發生了許多出人意料之外的事情,不過能畢業、沒有違約,其實就也不用太過在意了。唉……

搬家

CameraZOOM-20110319243723

順利(?)畢業之後,接下來就是要搬家。

因為未來還打算繼續唸書的關係,所以預定是先住臺北的親戚家,然後在臺北找工作。在勞師動眾地麻煩眾人幫忙搬家之後,總算順利地進駐親戚家,告別了居住四年的政大山林……

 

不過很遺憾的是,並沒有這回事。

由於還有些事情必須在政大處理的關係,所以我常常騎著機車往返臺北市與政大。這時候才會明顯地覺得政大真是有夠偏僻的地方,距離親戚家通勤要45分鐘,再加上爬山的時間,大概要一小時。另外在臺北騎機車時,明顯地覺得空氣品質很糟,於是一開始過敏了好幾天,都在昏昏沉沉的情況下騎車。

住在政大的時候,我大概是兩個禮拜才會騎一次機車,每次也不過騎個三十分鐘以內,甚至只是騎到附近去吃個東西而已,很久沒有騎這麼長時間的路途。不過說來也奇怪,我在輔大的時候其實還蠻常騎機車到處跑的。那時候不會想到之後我會這麼少騎機車,而到政大之後卻想不到自己又會這麼常騎機車,真是世事難料。

image

因為騎機車的時間過長,太常騎並不是好事,所以我也開始學著怎麼搭公車。不得不說臺北e-bus好行:我愛巴士5284是一個很好用的網站,除了他限定IE之外。查詢如何轉車之後,我才發現原來我可以用一班公車兩段票抵達政大門口。雖然時間上是沒有騎車快,但至少穩定、安全,這樣也是不錯的。

題外話,臺中市公車動態暨路網轉乘系統實在是很爛,我一直查到當掉,而且反應速度又慢。實在是不如我乾脆在Google Map觀察每一個站點經過的公車還比較實在。

實驗室的位置

CameraZOOM-20110405225107

決定好住宿的地方,畢業了,也搬離了宿舍,我本來以為即將要離開這個坐了四年的位置。

要準備離開這個有飲水機、可以泡茶泡咖啡、半夜假日不會有人的百年樓,離開這個可以看到窗外花開花落、日出日落、晴天雨天的位置,離開這個吵到不行的伺服器

要離開這個能夠專心地做一件事、不需要分神處理其他瑣碎事情的地方了……

 

不過,就如上面所說,很遺憾的是到目前為止,我似乎比起畢業之前更常待在這個位置。

因為親戚家工作環境不佳,到政大做事情比較方便。以前在實驗室不管作到多晚,我都可以花個15分鐘走回山上宿舍去睡覺。但現在因為通勤時間太長,回去不方便,所以我索性就在實驗室盥洗、鋪床就寢。當然,這並不是一個正常的生活型態,在實驗室睡覺狀況很差,常常這樣睡並不太好。我必須要練習調整生活作息,讓自己不要作到太晚,然後乖乖地回去親戚家睡覺才行。

總之,短期內似乎仍然是會待在這個地方的樣子。看來又會繼續看到某位老師看著我搖搖頭,嘆聲說著「你怎麼還不走啊」的樣子了。


結語

「畢業之後打算要做什麼呢?」很多人都會問我這個問題,而我在這段期間內,也一直有完全不一樣的答案。

 

我到底要做些什麼?

未來要成為什麼樣的人?

想要做什麼事?

 

老實說,我不覺得這會是一個會有答案的問題,但卻會是伴隨我一生、不斷被提起的一個問題。每個時期、每次人際關係的改變,都會讓這答案受到影響。而我覺得,找尋這些問題的答案,本身就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也許一邊工作、一邊唸書又一邊當兵,這種事情根本就是我做不到的也說不定?我不是抱著自視甚高的驕傲心態,輕視任何一個未知的環節。相反地,我想每一種路都去嘗試看看。如果我真的做不到的話,那就到時候再來看看該怎麼辦吧。

我會繼續找尋人生的答案,直到我沒有力氣繼續走下去為止吧。

0 意見:

留言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