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愛書者的推理小說:古書堂事件手帖

10月 09, 2012 0 Comments Edit Post

image

(圖片來源:博客來

可能是因為自己有著「圖書館」背景的身分,也可能是純粹喜歡「文學少女」類型的女孩,小說中有著「書」、「圖書館」等主題的書籍,總是能夠勾起我對他的興趣。

這次要聊的是以二手書店美女店長為主角的推理小說:古書堂事件手帖


簡介

輾轉流轉於人們手中的舊書,除了書中的故事之外,也擁有屬於書本身 自己的故事--

故事是描述2010年神奈川縣北鎌倉的一間虛構二手書店「文現里亞古書堂(ビブリア古書堂)」中,因緣際會成為店員的男主角‧五浦大輔碰上了不善與人接觸但卻異常喜歡書籍的店長女主角‧篠川栞子(しおりこ,注音是「ㄎㄢ」),栞子能從書中見微知著的推理能力揭開了一連串事件背後的真相。

輕小說中的愛書者們

在看這本書時讓我感動的地方,是在於栞子對於書的熱情,就像是在細數男朋友優點的小女友一樣令人喜愛。前人撰寫的書本內容能夠為栞子這樣的愛書者視之若寶,更讓人有種跨越時空傳承下來的感動。

當然,當我看到愛書者如栞子的時候,不禁就會想到其他輕小說中同為愛書者的女主角們,來回憶一下讀子跟遠子這兩位愛書者吧。

R.O.D大英圖書館的特務:讀子

image (1)

(圖片來源:博客來,右側為讀子)

倉田英之所著的動作科幻小說「R.O.D –Read Or Die-」中的女主角:讀子‧列特文(読子・リードマン)。看起來身穿藏滿文庫本的大衣、戴著大大的黑框眼鏡、頂著一頭亂糟糟的長髮的東洋女性,喜愛看書愛到廢寢忘食、也是書店的大客戶,實際上卻是身為英國大英圖書館的書籍鑑定師,更是能夠操縱紙張的特務「The Paper」。

以愛書狂讀子為中心的R.O.D,故事卻是像好萊塢電影一樣演出的超能力動作片。也許比起書本身,讀者可能更想看的是每個人物的超能力戰鬥也說不定?

R.O.D小說從2000連載至今尚未完結,但是從2006出版的11集之後就沒有繼續寫下去。儘管如此,在我心中愛書狂讀子的形象已經讓她成為「書蟲」的代名詞了。

緬懷一下2001年R.O.D推出的OVA中,我最喜歡的一首曲子「書を愛して狂う者曰く、紙は常に我らと共に」吧:

文學少女系列的文藝社社長:天野遠子

image (2)

(圖片來源:博客來

野村美月所著的文學少女系列(“文学少女”シリーズ)中的女主角天野遠子,身為聖條高中的文藝社社長,自稱「文學少女」,綁著兩條長長的麻花辮與發育不良的纖細身材,將各種故事形容成不同的美食,並時常滔滔不絕地介紹關於文學的知識,不僅是喜愛讀書,更會像美食家一樣地將文學書籍一頁一頁吃下肚子來「品嚐」。

文學少女系列是以高中校園為舞台的推理故事,不過事件非常地陰沈、激烈且非日常。每一集都是有著相對應的文學作品這點讓本作從描寫校園戀愛的輕小說增加了許多賣點,但是推理的部份我覺得不是很精采。

如同其他輕小說一樣,作者野村美月對於人物的塑造讓讀者印象深刻。搖擺著長長的兩條麻花辮,任性地要男主角心葉寫下三題故事來當點心吃,一邊開心地聊著各種文學作品與作家的天野遠子令人印象深刻,這也是在文學少女沈重的故事中少數能讓讀者喘息的綠洲吧。

一樣地來聽一聽2010年的文學少女電影版中我最喜歡的曲子「ほんとうの幸い」吧:

古書堂店長:篠川栞子

37187b6c4134be6980af85a9c8cb26bc

(圖片來源:狐の日記帳,第二集封面)

最後回到本篇所講的文現里亞古書堂店長‧篠川栞子身上。儘管是一店之長,篠川栞子非常地怕生且不擅長與人應對。而故事開始的時候,因為事故受傷的緣故,栞子一直待在醫院難以行動,僅能靠電話與電腦網路來與外界聯繫。因此「害羞怕生」、「行動不便需要人照顧」就成了我對栞子的第一印象。

不過與弱女子形象不同的是,栞子可以從書本上細微的特徵看出隱藏在背後的謎題與秘密,能藉此推理出讀者顧客的背景。除了書中的故事之外,栞子也能看出屬於書本身自己的故事,這樣的特技讓她帶有反差萌的亮點。

栞子說她從書中見微知著的能力是來自於犯罪心理學,但是故事中的案件卻非常地日常。來賣書的丈夫與阻止他賣書的妻子、找尋偷書的女子高中生、國小生獨特的讀後心得,我特別喜歡作者三上延以這些日常的小故事為主題撰寫的案件,而解開這些案件之後也為讀者帶來幸福的滿足感。比起超能力者讀子、吃書妖怪(還真的三天兩頭碰到的都是非常人的怪事)的遠子,相形之下栞子就是相當平凡的愛書者。

不過先別說第一集結尾時也出現了個狂熱的異常愛書者,故事後面栞子的母親越來越成為主線重點,故事似乎快要遠離那種日常感覺,令我不禁擔憂了起來就是。


結語:令人憧憬的愛書者

雖然我帶有圖書館員這樣的身分在,但是其實我算是很少看書(包括小說)的那種人。以前教編目的老師說:「圖書館員看到書的時候,總是專注在書目、上架等管理的層面,卻很少去深讀書本的內容。」明明應該是離書最近的地方,但因為要處理的書太多了,圖書館員可能是最少讀書的人也說不定。

比起當個書蟲讀遍古今中外每一本書,將合適的書本交到愛書者手上,也許這會是圖書館員更大的樂趣。可能也是因為這樣,所以我也很喜歡看愛書者──也就是我們的讀者的故事吧。

不過話說回來,文學少女的形象根深蒂固,不知道有沒有文學青年的故事呢?

0 意見:

留言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