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認知教學應用於閱讀學習 / Apply Cognitive Teaching On Reading

image

這是我個別研究的課程中提出的報告。這份報告是希望基於認知學派的觀點,以概念圖(concept map)的方式來評鑑閱讀學習成效。我藉此提出一套從閱讀過程中建構知識體系的閱讀方式。

This is my report in "Individual Study". Based on the cognitivism, I described a method that using concept map to evaluate the effect of reading. And I want to develop a annotation scaffold to help readers construct their knowledge.


參考書目 / Bibliography

李咏吟(1998)。認知教學 : 理論與策略。台北市:心理。

閱讀之認知教學設計 / Apply Cognitive Teaching On Reading

這份投影片先從行為學派與認知學派來看待閱讀學習,闡述我認為以認知學派看待閱讀學習的必要性。然後介紹用建構主義的方式來建構閱讀所學習的知識。而建構成果的知識體系,則可以概念圖的方式呈現。

至於閱讀過程中要如何建構知識體系,我提出了四階段的閱讀標註鷹架。學生透過四個階段鷹架的閱讀,將可以有效地深入思考文章與自身的知識,並轉化為自己的知識體系。最後再提出合作式閱讀學習環境中利用協同過濾來設計輔助機制的方法。

數位學習與圖書資訊學的關係 / The Relation of Digital Learning And Library

講到這兒,我總覺得同學總是對我的報告興趣缺缺。許多圖資學的學生都覺得管好那堆館藏或是檔案就好。讀者要怎麼用,是他們的事。我對此不以為然。

讀者會來到圖書館取用資料會有著他們的需求與目的。了解讀者的需求,然後進一步幫助他們更快、更有效地取得他們要的資料,是圖書館員不斷努力的目標。

image

數位學習是一個改善圖書館的著手點。而且同樣都是社會科學的研究方式,數位學習有許多研究方法是值得圖資學效法的地方。我希望圖資的學生們不要侷限於自己已經知道的知識與框架,要找到令自己成長、也能夠帶動圖資界向前邁進的方向啊。


結論:看待研究的角度 / Conclusion: The Viewpoint Of Research

我提出希望用學習的角度來看待圖資學的這個論點,最近曾被兩個人否定。一個人認為圖資學只要把知識架構整理好,讀者自然能夠找到他們最想要的資料。至於他們是為何而找,找到之後要做什麼,那就不是館員需要去關心的範圍;另一個人則覺得我嘴上無毛,沒有實際教學經驗也不懂教學現場,竟然妄想一步跨到教育領域來做研究。

對我的指導老師──那位與其他圖資老師作法截然不同的老師來說,他自然有他的一套說詞與堅持。而對他底下的學生來說,也只要照著他的話來做,應該就能順利畢業。

不過,我沒有想這麼多。我只是在想,我要整理一個好用的讀書方法,分享給那些仍有無限可能性的孩子們。於是這樣子,我就能夠對得起,以前那位不知道原來還可以這樣子讀書的自己了。

0 意見:

留言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