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為一位實驗室的博士班學長 / As a Lab's Doctoral Student

10月 12, 2014 0 Comments Edit Post

DSC_1389 (1)

這篇想要聊一聊作為一位博士生的一些感想,只是隨意寫寫而已,請抱著輕鬆的心態來看就好。

This is a diary about my doctoral student life. Take it easy to read it.


全職的博士生 / A Full-Time Doctoral Student

政大圖檔所103學年度博士班甄試招生

我在所上是少數的全職博士生之一。

大部分來考博士班的同學都是在職居多,有人在圖書館上班、有人在檔案館上班、有人在學校教書、有更多人忙著照顧家庭。即使跟我一樣一畢業就來考博士班的同學,現在也是一位堂堂國家公務員。

我們所上的另一個特色就是公務員居多,這是從碩士班就有的景象。到了博士班之後,博士班研究生室更是只有上課時才比較見得到有人出沒。大多數時候都是只有全職學生在,之前是一位博士班班花,現在則是由一位文青小帥哥坐鎮(附帶一提,即使是假日如今天,他也依舊鎮守崗位)。

博士班修業時間長,而且單一課程的份量重,通常大家不會修很多門課。現在所上博士班普遍修課學分為6到10之間,也就是一週大概只有兩到三個半天上課。跟高中以前那種週一到週五從早自習修到晚上去補習的課程份量相比,博士班真正待在課堂上的時間並不多,大家其他時間會忙於自身職位的工作,並且抽空準備上課時要報告的內容。

在職學生平常有自己的工作業務,大家大多會覺得在職學生比較忙,而通常都不知道全職學生每天在所上晃來晃去的到底是在幹嘛。雖然每年招生時老師們好像都會為了全職與在職學生的分配爭論一番,但這倒不是我今天想要聊的主題。

在職學生常偶爾會問我平時到底在幹嘛,我想想,雖然沒有一個很亮眼的頭銜,但我覺得我的主要工作之一,叫做「博士班學長」。

今天就來跟大家聊聊我這份工作吧。


Group Meeting與聊天 / Group Meeting and Chat

10600401_10202850312566587_5808222389942686571_n

雖然我是在隸屬文學院的圖書資訊與檔案學研究所,但是我的指導老師陳志銘教授本身則是比較偏向用工科的方式在帶學生。因此陳老師的學生跟其他老師帶學生最大的差異在於,我們每週都有一個Group Meeting (團體會議)。在Meeting中,學生可以定期跟老師報告論文進度、討論研究的問題,而其他學生則是聆聽別人的報告,或是適時跟台上報告的人一起參與討論。

為了配合修課與在職專班學生,我們通常都是在晚上舉行Meeting,每次約三到五位同學上台報告,而討論時間常常超過三個多小時,可說是我們實驗室的一個特色。

這對於一開始進來的學弟妹來說,這種Group Nmeeting其實常常會讓大家感到不知所措。因為台上學長姐跟老師如火如荼地討論著嚴肅的話題,臺下學弟妹則是個個鴨子聽雷。有同學抱怨過這種方式浪費時間,後來放棄而去找其他老師指導,這樣的例子也是有的。

以往meeting時大家為了不要打擾台上報告者,大多是默默地在底下呆呆地聆聽,聽不懂也不知道從何問起。可是對我來說,我反而比較喜歡跟大家在meeting時私下聊天,一邊打屁哈拉,一邊講解台上報告的內容。

一開始的時候我只是私底下跟旁邊的人聊,後來想說乾脆開個聊天室來聊,索性自己架一個,可是架的不太好,乾脆還是在FB開社團來聊。

大多時候不是每個學弟妹都會陪我聊天,不過做研究的問題又來不及跟老師討論時,倒是常常用聊天的方式來問我。弄到最後變得是台上老師在主持報告進度,我在台下忙著回答大家的問題,meeting有時候還蠻手腳慌亂的。

不過,跟大家一起聊天的感覺很不錯,我喜歡有說有聊的實驗室氣氛。

事實上,很多人的研究題目都是在meeting聊天中決定的,我也常常提一些實驗室可能的發展方向,促使學弟妹多多思考未來的研究題目。自己一個人悶頭苦幹,論文也不會憑空而降,我是這樣覺得的。

Group meeting的主持 / Host Group Meeting

剛剛有提到meeting時間長達三個多小時,往往讓學生感到苦不堪言。但裡面最辛苦的人,其實是負責主持的那一位,也就是我們的指導老師。不過在我當上博士生之後,老師有時候會把這工作交到我頭上,自已變成底下聆聽的聽眾,而就輪到我坐在前面主持Group Meeting。

主持meeting跟底下聆聽做的事情不太一樣。主持meeting的工作包括開始meeting的開場、報告實驗室的現況、專心聆聽負責報告學弟妹的報告內容、對於報告內容提出建議、在大家報告完成之後結束會議。

其中比較困難的是對報告內容提出建議的部分。陳老師實驗室成員的組成很多元,有圖資的學生,也有工程的學生。我的領域是在圖資這邊,對於程式寫作很有把握。不過對於工科學弟妹的報告來說,我可以給予的建議有限,特別是這學期有強者學弟在鑽研演算法,一堆公式我看下來也還真沒把握全然理解。

然而大家研究的主題雖然很發散,但終究是在做的是「研究」這件事。因此我通常可以在文獻找尋、讀學術文獻的方法、研究架構設計、實驗設計、論文寫作上提出比較實用的建議。

跟老師主持meeting時不太一樣。學弟妹對於老師的態度大多是直接接受、回去再想,而我只是個比他們大幾屆的學長,大家通常都比較常在我回覆完之後跟我進行一些討論。meeting中我也比較喜歡點人提出一些看法,或是跟台下講解剛剛報告的內容。

不過最終決定論文方向的人仍然是老師,我的角色還是僅止於提供建議而已。因此比較重要的問題最後還是會問台下老師的意見啦XD

MIS Group Meeting

雖然有時候group meeting會輪到我主持,但是我真正比較常主持的meeting則是以研究助理與部分學弟妹為主的MIS Group Meeting。

陳老師常常進行眾多的研究計畫,而研究計畫就會聘請研究助理來執行。研究計畫大多是基於實驗室研究成果的進一步發展,而這些研究成果大多都跟我相關,之前是DSpace,現在是KALS。因此一開始的時候,我的角色有點像是系統開發的技術指導,當時還會開課教授怎麼寫DSpace呢。

在考上博士班之後稍微比較不用全心投入論文之後,我開始想要帶著助理與學弟妹一起來為實驗室做些整頓。同時也在老師的要求之下,我開始每週舉行以實驗室研究助理與對網管有興趣的學弟妹為主的MIS Group Meeting。MIS雖然是Management Information System的簡稱,但這裡是取臺灣對於網路、伺服器管理特有的職稱:MIS人員。

在MIS Group Meeting中,我希望主要討論的內容偏向工作細節,最好是技術實作的分享。因為在MIS meeting的成員大多具有共同的領域背景,因此多吸收彼此在網路管理、程式開發與伺服器建置上的知識,對大家來說具有研究論文額外的專業技術加值。因此我想營造的是有別於每週Group Meeting以論文為主的不同討論內容。

image

有時候我也會帶大家一同建構實驗室內部使用的服務,或是在MIS Group Meeting中分配與安排老師交代下來的工作。現在實驗室發展的DLLL-CIAS雲端平臺,以及意外實用的EMAIL-KMownCloud,都是在MIS Group Meeting討論下發展的結果。

現在MIS Group Meeting最主要的任務是研究助理的進度報告。有部分研究助理是為了其它計畫進行開發,有些助理則負責協助研究生一同開發系統。而我大多時候是提供大家開發上的建議,像是寫程式上的問題,或是指導系統開發的方向,以免大家像無頭蒼蠅隨意亂竄。

後來MIS Group Meeting也加入了想以系統開發作為畢業論文的學弟妹們,讓學弟妹有機會每週都在meeting中跟我討論如何開發系統。此外我也會在meeting中提供論文撰寫的指導,並老師分擔一些指導的工作。

雖然我研究功力當然比不過老師,但是在程式開發與網管方面,我覺得我可以給學弟妹更多的幫助。至今為止也順利地送走了兩位學弟妹,而新的兩位學弟也加入了MIS Group Meeitng的行列,希望我能多多加油,幫助學弟們順利畢業啊。

規劃論文架構與批改論文 / Advise and Revise Thesis

除了在Group Meeting跟MIS Group Meeting之外,我有時候也幫學弟妹跟研究助理討論論文架構與批改論文。

論文是一種長篇寫作,不太可能一口氣把論文全部寫完。因此我會教導學弟妹先將章節架構制訂出來,甚至利用心智圖來整理論文寫作的材料,並據此作為討論論文進度的工具。可惜這方法目前還沒有成功實施XD

然後當論文完成部分章節之後,我也會幫忙修改論文,作為指導論文寫作的一份工作。

2014-10-12_145145

這種論文指導方式是繼承自老師的風格。我們的論文交給老師之後,過不久就會退回來一個像是上圖一樣的滿江紅到批改後的論文。我也跟老師一樣,會幫學弟妹的論文上給予大量的批改,並指出不足需要補充的地方。

我不見得會對學弟妹的研究內容這麼瞭解,但是我知道論文應該有的邏輯、語氣與句法。學術寫作的用詞跟一般聊天不太一樣,會有幾種「慣用語」,我之前也在meeting中跟大家分享過,有機會再來在這邊分享。通常學弟妹無法一開始就能夠掌握論文的邏輯與使用合適的語句,引導他們寫一篇像是論文的文章是我主要可以著力的地方。

即使我對於批改的論文內容沒能這麼瞭解,我也可以在批改的過程中強迫自己閱讀、學習那些自己不懂的領域,並且站在一個讀者的角度要求作者提供更完整的資訊,這可以彌補單方面自己撰寫論文時常常一頭熱大量地使用專有名詞或是省略描述系統功能而造成難以閱讀的問題。我是一位讀者,而我跟作者一起成長,論文批改的過程往往讓我學到很多。

儘管如此,論文批改這是一件相當費工的工作,但是我覺得這是很棒的傳統可惜的是我還是沒能像老師那麼會寫就是了。


博士班學長在做什麼? / What’s Doctoral Student Doing?

常常會在ptt之類的發文中看到大學生或碩士生認為博士生也沒有比較厲害。我覺得某方面來說,的確是如此。

畢竟到研究所開始撰寫論文之後,大家都會往更專門的領域埋頭鑽研。我鑽研的領域有限,很多時候真的覺得學弟妹比我厲害很多。儘管如此,我還是希望能夠幫上學弟妹一些忙。希望大家不要像我一樣,東摸西摸地唸了三年多才畢業。

另外一方面,當我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我也有種越來越像是在做老師在做的事情的感覺。不過跟老師相比,我還是遠遠地不夠格就是了。

總之,這種介於學生與老師間的「博士班學長」的身份,就是我目前的一部分工作了。

 

題外話:開頭那張照片是用Google+的相片編輯功能來做的,還蠻有意思的啊。

0 意見:

留言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