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輔漫]OPED‧歌謠祭

5月 22, 2006 1 Comments Edit Post

以最終兵器彼女的「約束」 這首歌作出來的MTV,到目前為止我看過三次。第一次,也是我首次參加歌謠祭活動,是FF3時台大與中央聯合舉辦的那次,我是流著淚,一邊在唱這首歌的;第二次看到約束,是我亂入長庚大學的迎新活動,雖然會唱,但是感動不復當初;第三次,就在上個禮拜,我們社團舉辦的OPED放映會當中,我看到小逼做的約束。本來還以為我會哭的,結果我沒有哭,只有淡淡的懷念感,一邊回憶著當初的感動、一邊還唱到忘詞XD

歌謠祭到底是什麼呢?當初一邊在做著我們社團中所謂的「動畫OPED放映會」的時候,我就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現在仍是這樣。

在談談這種要自己製作影片的歌謠祭之前,我先來聊一下我老爸老媽。KTV,台灣的KTV大部分都找不到ACG的歌,但是是對於我爸媽來說,他們想要一台可以唱的KTV機器,其難度大概就跟我們得自己製作影片差不多。

之前我爸媽常常到親戚家去唱歌,他們也很受各家親戚的歡迎,是家庭KTV的熱門人物。但是他們還是很想要有自己的KTV,弄個電視、點播機、擴大機、喇叭什麼的,能夠自己盡情歡唱的場所。而最近,他們搞了一個「秘密基地」,老爸還真的從各個地方弄來一堆機器(他一直對這方面很在行,不論是機器的入手方法還是架設機器),即使只有他們兩個在唱,他們也很開心。

於是我在想,唱歌這種事情,聽到自己熟人的歌聲、或是唱給自己的熟人聽,會比較快樂吧?

我們社團的動畫OPED放映會已經第四回了。從一開始,我就堅持著這是與現今社團辦的「歌謠祭」具有本質上不同的意義。我在OPED裡面,看到叉燒與小鏡兩位歌姬飆歌的威力,看到馬神熱血到不行的嗓音,看到小綠跳不完成的SOS團舞,看到桃子搶老歌的麥克風,看到熱歌讓場內的熱血沸騰。也許這在歌謠祭當中,上面的敘述可以把人名換成其他的人,但是只要一換成其他的人,那麼這些敘述就沒有他內在意義了。

說明白一點,我只想聽社團的人唱歌、只想用自己破爛的嗓音唱歌給社團的人聽。短版的歌也好、長版的歌也好,因為大多數人都喜歡唱歌(不論好壞),能藉由這種活動,讓社員齊聚一堂,為同一件事情擁有相同的感受、話題,這才是我要的活動。這就是為什麼這是一個自High的活動,而且並沒有對外宣傳的緣故。

對於社團活動來說,動畫OPED放映會的實質意義其實比較傾向於迎新茶會那種類型。但是對於社團活動來說,其實能夠向外推展才是終極目標。中部社團聯合迎新的活動早已成名已久,而中央大學歌謠祭在這個領域也是相當有名的活動,在我心目中,這些都是很成功的社團舉辦的活動。

如果要將活動踏出社團之外,那麼活動的收穫,一定會與現在的活動完全不同。要用現在的這種方式來辦對外活動的話,那有很多觀念是需要修改的。

屬於我的OPED已經結束了,我雖然會想看到之前幾回的盛況,不過其實辦了第四回,大家的熱情與感動也不復當初,變成例行活動的這種感覺了。所以,我會更期待看到OPED有所改變,要怎麼做就隨便你們吧。

反正,這本來就是一個即興的活動,就算辦不起來了,也沒這麼難過啦。

總共1 則留言, (我要發問)

  1. 我因為歌唱得難聽所以不敢拿麥克風(縮)
    說到OPED,我是沒感覺大家的熱情有比較減少,畢竟在活動進行中大家搶麥克風也是搶蠻兇的,唱也很用力的唱XD
    雖然在這次活動開始前我的情緒不像前幾次那麼興奮,但是在開始之後我還是被現場的氣氛所影響開始HIGH起來了,
    所以其實我覺得大家的熱情也沒消退的那麼嚴重啦。
    可以的話我也希望這活動能繼續下去,我也會盡可能的貢獻自己的力量,畢竟我也是很喜歡聽大家唱歌的和享受那種氣氛的^^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