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記]感受生命的溫度

1月 22, 2007 2 Comments Edit Post

話說,昨天因為有事情到朋友家休息,見識到了他家的貓的可愛。他家有一隻狗,叫做Andy,養在一樓讓牠到處跑。而這隻貓,好像叫做Lemon(不就是檸檬嗎?)吧,則是一、二樓到處跳啊跳的,也常常窩在我朋友的床上玩。

我因為感冒的關係,所以過去的時候就借了他的床休息,也看著他家的貓到處跑啊跳啊的,看到我手機吊飾的線就很興奮地抓著玩,還踏到我筆電的鍵盤,還好當時沒在作什麼事情。

玩著玩著,牠就在床上坐了下來,大大的眼珠子盯著我瞧。我也不服輸地跟牠大眼瞪小眼,想看看那深邃的瞳孔裡面到底在想些什麼。不過看了老半天,我也猜不透牠的想法,反而變成用手指跟牠玩,看牠用砂紙般地貓舌舔啊舔、或是用尖利的牙齒咬啊咬,好在都不怎麼痛就是。

最後就看牠像是想要睡覺般地縮了起來,讓我可以慢慢撫摸牠的肉球。

這時候,忽然覺得有趣的是,我在牠的肉球上感受到了牠的體溫,也從牠的身軀上感受到了牠的氣息。啊,這就是生命呢。


說到這邊容我打個岔,會不會有人以為這篇的標題有多麼深奧、多麼抽象呢?其實也沒有啦,就真的是把我的感受寫下來而已。

因為,我常常感受到的溫度,都是來自於沒有生命的個體。

我身邊有很多夥伴,大致上可以分為有生命與無生命兩種。雖然說無生命的夥伴對許多人來說可能用「工具」來稱呼會比較容易理解,不過對我來說,他們依然是伴隨著我與各項挑戰並肩奮鬥的好伙伴。包括我的筆電、我的手機、我的耳機、我的包包、我的Blog,有服役中的、也有已經退役的、好多好多夥伴。

只是,有時候我會為他們感到不公平。明明他們都是我的夥伴,明明他們也會散發出屬於他們的「溫度」,可是對於記憶或印象來說,卻遠遠比不上有生命的個體來的深刻。他們比起擁有自我治療能力的生命體來說,可說是更為脆弱的啊。

嗯......也許,有點想太多了吧。總之,在年末的時候,還是要好好感謝一下我的夥伴們才行,這段時間要感謝的人還真的不少呢。


最後再講一下關於「名字」的事情。就像我朋友會為他家的寵物取名一樣,我也會為我家的夥伴取名,但是習慣上我不會稱呼他們的名字,而是用其他人容易懂得「筆電」之類的來稱呼。所以之前聽奶奶稱呼我的筆電為「小外」的時候,讓我嚇了一小跳就是。

一般來說,用名字稱呼對方似乎會比較有禮貌吧。不過因為這個「對方」的感受主要還是取決於稱呼的人,反過來說,也就是無生命體的想法其實是看的人的想法的延伸、想像,那麼只要用能懂得稱呼,其實也無所謂。

畢竟我的夥伴就跟我一樣隨便呢,能安穩渡日就好啦。(喝茶)

總共2 則留言, (我要發問)

  1. 暖暖的就是生命XDD

    回覆刪除
  2. 這個電暖爐傳出了驚人的生命力(大驚!!

    回覆刪除

留言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