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老爸與飼料袋

9月 05, 2007 3 Comments Edit Post

一包飼料50公斤,整台車上共有120包,總共6000公斤,也就是六噸重。

我幾乎不敢想像,要怎麼搬完這些貨,而且只有一個人。

「總是會搬完的。」老爸自嘲地說著,那是我那天唯一一次看到他放鬆的表情。


在老爸離開了工作二十多年的公司之後,家裡經濟支柱的老爸一段時間內處於無業狀態。加上之前照X光拍出脊椎側彎的情況,讓整個家的氣氛常常變得悶悶不樂。好幾次回家,看到他在家裡一邊看第四台,一邊做脊椎的治療。平常在家裡就很少說話的老爸,變得更不說話的感覺了。

之後在親戚間詢問,輾轉換了幾個工作,現在老爸在一家轉手販賣粉類的公司擔任運貨員,開大卡車。本來我以為這工作只要開著車到處跑就行了,實則不然。工作内容中,開車運貨是最輕鬆的部份。其他有的要開飼料車,得爬上堆積成山的飼料上攪拌(聽老媽講的);另外就是我那天跟老爸一起上工的,把那6噸的飼料包一一搬上車,然後到達目的地之後再搬下車。工作時數約為8~10小時,一天出車約2~3趟,而且沒有假日。

看著老爸只能用晚上時間跑去跟朋友釣魚,隔天中午回來之後又趕著出車的背影,真有種說不出的無奈。

上週六回到家的那天,我跟著老爸去出車了。

我再強調一下這個重量:一包50公斤,比我老媽還重,我幫老爸搬了2/3就開始雙手無力了。而且疊貨排列的注意讓搬運重貨的工作變得更為困難,疊在車上時要能夠一次疊最多,放在貨板上時也要注意平衡不能倒下。下貨時,老爸得把車上的飼料袋搬下來,再疊到貨板上。兩個人的時候我可以先把飼料袋移到貨車邊緣,讓老爸直接拿下來放到貨板上,一個人的辛苦程度,我不敢想像。

看著整車的飼料袋,彷彿有種薛西弗斯推不完的石頭一樣,搬完這車,隔天又有下一車,怎麼搬都搬不完。

估算一下時間,上貨有堆高機相助,約花半小時;開車從霧峰到埔里約2小時;下貨則是花了1個小時多,而且還是我跟老爸兩個人的時間。

當天晚上回到家裡,我幾乎雙手無力,全身上下都被飼料粉弄得髒兮兮的。老媽一直跟我說老爸做這個多辛苦多辛苦,說老爸本來身體就很差了(還是比我有力氣得多XD),做這個只會讓身體更差。我也覺得,老爸搬貨的方式,長久以來其實對身體並不好。

即使如此,老爸在工作中完全不會抱怨,也不會表現得不耐煩,只是靜靜地把貨搬完。即使知道這會讓自己的身體消耗得更快,老爸還是接受了這樣子的工作。

用全力燃燒自己去照亮全家的老爸,讓我覺得他真的很偉大,有這種父親真是前世修來的福;另一方面,也希望自己能早點獨當一面,讓老爸再也不用這麼辛苦地工作。

這時候就會怨嘆自己不成材啊......

總共3 則留言, (我要發問)

  1. 感動內!你有這樣的心,你一定會成功的!

    回覆刪除
  2. 布丁底迪:你偏移了你爸爸講那句話的重點,令尊的心態相信是要你學習起來那種遇到挫折困難都要在心中釋懷,若能心如止水般不動聲色不被影嚮不為所動,亦是最高境界,令尊的教育真是高深

    回覆刪除

留言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