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來我也會玩啊?

9月 13, 2007 4 Comments Edit Post

「其實你蠻會玩的嘛,真不愧是台北通。」

依稀記得何柏青說了這句話,我笑了。

很會玩?原來這個形容詞也可以跟我扯上關係啊。


不免俗地,還是先來個流水帳一下。

上週收到來自於國中同學何柏青的電話,說要來台北玩,我很高興地答應借住與帶他逛台北。

週一晚上,他跟另一位同學鄭凱元來到我住的地方會合,原來他們今天兩個人騎著一台機車跑遍基隆各車站,玩得十分盡興。往基隆那條路我也騎過不少次,不過載人騎車可就不太容易,佩服他們的玩興。

我們吃了附近的刀削蕃茄牛肉麵,很久沒來吃了,難得有機會有兩個人陪我來分吃小菜,一口氣拿了5盤,還點了大碗湯,三個人差點吃不完。之後又跑了師大夜市吃吃喝喝,冰火菠蘿真的很棒,溫溫的菠蘿麵包配上涼涼的起司內餡,咬起來口感十足。接著我們準備衝陽明山,凱元聲稱體力不支先行告退,就我們兩位直奔上山。這大概是我第三次上來,太久沒來印象不深,沒想到居然路程這麼遠,去年有個人被我載到生氣中途下車,實在也無可厚非。我倆在陽明山上賞台北夜景暢談大學趣事,何柏青總是很有自己的一套想法,看來他在嘉義也過得十分充實啊。

回來之後吃了寧夏夜市的關東煮暖暖身子,規劃一下明天的路線,本來打算從八里走濱海公路繞台北北部,可惜這就得花上整天騎摩托車,於是我們選擇了定點觀光的方式。當晚,他就睡在我房間。

隔天我們一早就衝八里左岸,左岸散步感覺還是一樣讓人心曠神怡,時間不多不能騎協力車還是個遺憾。踩了一下左岸長堤,看了看橘衣服的海防署。接著我們到了十三行博物館,這個在偏遠地區的博物館意外地精緻,博物館寓教於樂的方式,真是越長大越能體會這些設備的用心(小時候只是死小孩,老是覺得這個按下去會有燈亮的教學設備是給蠢人玩的),也感謝售票口的阿姨讓我這個未領到學生証的學生以優待票進去。

午餐在淡水老街解決,淡水阿給(懿修推薦)、優格霜淇淋(10元很大支)、阿嬤的酸梅湯、阿婆鐵蛋、餅店(超多種餅試吃還附贈茶水,這真是奧客的天堂),拜了福佑宮(用紅紙貢糖取代香包XD)。接著衝淡水紅毛城(有如國中美術課本上的畫)、滬尾炮台(禁止拍照),以往逛景點要收費的話,我一個人是都懶得進去,這次有何柏青在所以就以全票進去,沒學生証還是有差啊。

老實說,從這個下午我就累了,人老了(?)真的不行。雖然這樣說,還是要鼓起力氣玩到最後!

下一個景點是淡水漁人碼頭,著名的白色情人橋。非假日人潮稀落,我很喜歡那邊的氣氛。我們在萊爾富買了飲料跟煙,他還跟店員借火哈拉一下,我才知道其實這邊也是很熱鬧的。回途爬上山路過淡江大學,這次還是沒時間進去參觀,又是個遺憾。

騎了半個小時回到台北之後,我們到了迪化街的霞海城隍廟,聽說拜月老求姻緣很有名,可惜我對自己絕望了,所以只在外面喝那個甜到不行的茶。接著回到我住的地方小憩一下、傳個相片,最後送他到國道客運總站坐車。

結束了?喔不你錯了,晚上還有社團貓空喝茶聚......


以上景點,大部分我都踩過,不然至少也有經過,只是沒進去。

有些是跟高中學長,現在他被二一之後又回到淡江繼續唸;有些是跟大學同學,雖然我規劃的行程很爛我有在反省;有些是跟學姊,我現在也比較知道怎麼跟別人相處了喲;當然,也有自己一個人踩點的時候。又回到這些景點的時候,多多少少地都會勾起那時候的回憶。

何柏青說我會玩,晚上我同學聽我講了這幾天的事情,也說「原來你都在玩啊」,才讓我回頭思考玩的定義。

就如你們所看到的, 我的確是一個不喜歡出門也懶得出門的人,覺得開團約人很麻煩,也覺得自己沒有時間可以去玩。但回頭看看這大學四年,從基隆九份到高雄西子灣我都踩過點,這次何柏青來說要逛遍北台北,自己對路線也都胸有成竹。這樣一想,說自己足不出戶似乎也不太合理。

只是,大概自己不認為這是玩,而把他當成一種增廣見聞的行動學習,以及陪人散心到處逛逛的導遊工作。快樂是快樂,但跟沉迷在電玩漫畫裡面的那種玩又不太一樣,自己也不會把他當作玩,大多是作為促進人際關係的社交活動。

仔細想想,也是,這也是一種玩啊。就像我在電腦前摸程式碼,對我來說也是一種玩的遊戲一樣,工作即遊玩,遊玩即工作,就是這樣吧。

總共4 則留言, (我要發問)

  1. 我也要玩!可不可以帶我去?我會叫志銘老師放你一次假的!

    回覆刪除
  2. 請問何柏青是桃園人嗎 小時候住過國外的那個嗎

    回覆刪除

留言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