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幹麼要整合?圖書館的資源,就是要開放服務

image

2008年6月6日,製造圖書館自動化系統傳技公司在台大舉辦「國際圖書館自動化的歷史回顧與未來展望」研討會。其實我只有聽到最後的2.5場,而且似乎受到熱烈歡迎,研討會論文集都已經拿不到了。在這邊我要稱讚一下傳技公司,在研討會離開的時候他留下了像我這種有報名卻拿不到資料的名單,然後之後在網站當中開放了講義下載,並通知我們可以去使用,真的很貼心。(把PDF壓縮後提供下載也很貼心,不過其實用最普遍的zip壓縮即可,不要作成自己解壓縮的exe檔會比較好。)


在最後的演講場次中,讓我有所感觸的是中興大學的詹麗萍老師的「整合性圖書館系統(ILS)整合了什麼? 」跟台大圖書館項潔館長的「From OPAC to OPAIR(Open Public Access Information Resources) 」,他們談到了整合性圖書館自動化系統的問題所在,而且是為人詬病已久的問題,並提出了可能的改進方向。

我試著把自己從中聽到的內容,簡短地詮釋一下,並提出我的想法:

詹老師有講到,所謂的整合性圖書館系統,是以圖書館主要處理的書目資料為中心,將流通、編目、線上公用目錄OPAC、採訪以及其他各種相關的功能都整合在一起的大系統。

到了現在,各種不同的資源、服務、應用都紛紛出現,使用者的需求已經超越了書目資料的本身,而圖書館為了滿足使用者需求,因此想要擴大了整合性圖書館系統要整合的東西,例如把電子期刊、數位典藏、機構典藏等等不同系統的資源整合進來。然而,勉強地增加功能,反而逐漸喪失了原本整合性的意義。

項潔館長對這種現象下了一個讓我印象深刻的比喻,大致內容是:「圖書館自動化系統有他要做的事情,像是編目、流通、採訪;數位典藏也有他要做的事情,像是專用的metadata、權限控管、瀏覽播放等等。他們就像是飛機跟汽車,都是交通工具,可是在做的事情是大不相同,那幹麼要整合在一起?勉強整合在一起是可以,可是最後那奇形怪狀的東西不是很奇怪嗎?」

詹老師點出了傳統圖書館系統擅長跟不擅長之處,項潔館長的報告後半更是有趣,他以「能夠融入使用者工作環境的服務才是有用處的服務」為觀點,提出了OPAIR(Open Public Access Integreted Resources)的概念。

讓我引用一下項館長的投影片,用圖片應該更能夠讓人知道這是什麼意思:

image

Google DesktopYahoo奇摩Widget工具讓你在桌面環境下就可以使用許多網路上的服務(有人說這種融合現有工作環境的服務叫做Web 3.0?),請仔細看看上面的這張圖,你會發現到這裡面居然可以查詢台大圖書館的資料

這種概念是一個好消息,表示我不需要再打開圖書館那不習慣(保守說法)的介面,而可以在自己原有的工作場合(Windows桌面環境)下就可以使用圖書館服務。更有趣的看法是,今天我只是利用了不同的瀏覽器(可能只是IE或Google Desktop的差別)來取得圖書館的服務,但明天我將可以自己利用這個服務,來發展出更進一層的應用。


詹麗萍老師說得很對:「圖書館不一定是使用者找尋資料的起點,但我們要成為他們的終點。」而開放性的服務,正是達到這個目標的方法。

圖書館自動化系統往往希望把服務跟內容整合在一起,在我看來這是一個自我束縛的錯誤概念。例如說我們要作一個參考服務的功能,裡面可能會用到讀者資料,所以要整合到圖書館自動化系統當中才能做到,於是就會在資料結構跟對映資料欄位之類的一堆技術上問題裡面打轉。

今天如果有其他系統需要取用讀者資料,那麼又要再重複一次這個痛苦的過程。而且圖書館之外的人就更不用說了,圖書館這寶庫只能看不能拿來作研究、應用,這不僅是研究者的痛,更與圖書館開放資源的原則背道而馳!

同樣的問題,幹麼要整合?而且一個是服務,一個是資源提供與管理,他們做的事情根本就是不同層次的問題啊。

因此我們要把資源與服務「脫勾」(王梅玲老師的經典詞彙之一),資源提供就專心作資源提供的工作,服務就專心在服務的應用上。而連結他們兩者之間的工具,則需要一個統一標準的資料通訊規範。因為符合標準,所以才能讓更多人能夠進一步利用他,取得他,使用圖書館的內容。


寫到這邊,我要對於許多圖書館界的奇怪概念提出一個大大的問號:「為什麼我一定要用你圖書館的系統?」

圖書館界的人把Google視為大敵已經是常態。讀者往往喜歡用Google,而不喜歡用圖書館的OPAC,所以我們要「應用Web 2.0的概念,把讀者拉進圖書館來,讓讀者參與圖書館,在圖書館內部形成讀者社群」。我就很納悶,圖書館的功能應該是滿足使用者需求、提供使用者需要的資源,什麼時候變成非要讀者踏到你館內、使用你那不習慣(保守說法)的系統、讓你看到系統使用率上升才覺得是成功的這種扭曲觀念。

Google主要做的只是搜尋系統,而圖書館主要的任務還是在於資源提供中心,做好「讀者找尋資料的終點」(意思是你要的資料就在這邊啦)的工作。一個是服務、另一個是資源提供,兩者的目的不相衝突。如果圖書館系統做到開放服務,交給Google來作整合查詢的工能,這也何嘗不是好事?

老師會笑說Google查不到深層資料(資料庫內部的資料),我覺得諷刺的是,這問題不是Google能力差,而是根本上包括圖書館在內的資料庫就不開放給其他系統作整合的查詢。這種各自為政、各自獨立,說自己才是最好的圖書館系統,我認為這對讀者說來意義不大。讀者一點也不會在意你們系統做得如何,而只是想取得有用的資源,資料深不深層又如何?

總而言之,我希望圖書館能將館內資源提供更多開放服務。相信我,許多研究者跟網站服務作出來的延伸應用,絕對會比館員埋頭苦幹才做得出來的服務還有用得多。

總共2 則留言, (我要發問)

留言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