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論文壓力很大嗎?快來問我論文進度到哪邊吧

10月 10, 2008 , 2 Comments Edit Post

2008-10-09-221

研究所念到二年級,最近很流行的話題是:「你的論文寫到哪邊了?」

政大圖檔所要畢業需要有兩個條件:學分修滿、畢業論文。要寫畢業論文也沒這麼簡單,首先要通過資格考或投稿發表才能夠進行論文計劃書,計劃書要找三位評審委員(包括自己的指導老師)進行口試,通過之後才能繼續進行研究。計劃書通過在六個月之後,才能進行畢業論文口試,一樣要找三位評審委員,審查之後再進行修改、繳交,這樣才算完成畢業論文。

在兩年畢業的時程上,現在我們同學已經在準備10月底申請計劃書口試,估計大概11月到12月就能口試完畢。因此,在同學間最常聽到的就會是「你的論文進度到哪邊?」「終於要開始寫第三章了。」「找文獻好難喔,又沒有時間看。」「每次meeting時壓力都好大,老師都改好多。」

為了各位同學著想,我想如果把我的現狀列一下、讓你們比較比較,也許可以減輕你們一些壓力。


「我這學期修11學分」

在圖檔所每學期限制13學分的狀況下,我修11學分已經是跟學弟妹差不多的狀況。修的課程為:「檔案學研討」、「知識組織與資訊取用」、「研究方法」、「資料探勘」,其中前三科是必修,而大部分都是有很多報告、課業壓力跟剛入學的學弟妹相比是差不多的程度。

對於有先修的同學來說,他們大概修三到四門課。對於跟我一樣是圖資相關科系直升的同學來說,他們只要修一門課。

圖檔所修課課程規劃真是太偉大了。

「我還在做教育部計畫」

聽說之前楊老師以為我論文都已經寫完了,而王老師也以為我在拼論文。秉持著以誠待人的精神,我在暑假時我帶教育部計畫助理、整理實驗室跟所上電腦設備,直到最近還是在寫DSpace的擴充功能 (最近幾天應該會把這個功能寫上來)。

如果你想問「教育部計畫不是有專任助理嗎?」那這之間錯綜複雜的程度,我想坐下來喝咖啡喝一整天應該都講不完,而且我寧願把時間放在解決問題上。

「我在meeting時,也一直都是報告計畫進度」

跟著陳老師meeting也快要兩年了。

第一年時作頂尖大學計畫,下學期稍微有讀幾篇paper,也快樂地唸了點書。

第二年的現在,我還在教育部計畫裡面,作瑣碎事情。

是的,就跟Blog標題一樣,我正在朝著不是畢業的方向無奈地急速狂奔中。最近連聽課的時候都還在寫程式,頁首那幾張就是程式的memo。

大家都覺得自己壓力很大的情況下而不淌這種混水,那就我來淌吧。儘管不被老師們、助教們認同,不被同學、朋友們理解,這也是我在目前的現況中所能找到最好的解決方案了。

「老師,我想作研究,我非常想作研究。」

來到研究所最大的樂趣,就是感受到了研究的魅力。我開始認識到別人是如何從原有的狀態當中找出新的知識、創造各種可能性,然後讓這個世界更有趣。

作為一個程式設計師,我只是寫出別人想要的系統、程式;作為一個圖書館員,我只是處理著例行事務,或是編著編不完的書。但只有作為研究員,才能到處去尋找、開發可能性,並用自己的雙手去實現這個可能性。

我不甘心讓自己在還沒體驗到作研究、投稿發表的樂趣之前就離開這個環境。

我為在課堂或實作中發現的有趣研究議題,卻因為作不完的計畫、所務而沒有時間去做感到遺憾。

我對於這個不能正視資訊設備與系統管理的重要性、以及對資訊人才不重視的環境感到失望。

我已經聽膩了「這能提昇你電腦的功力」、「coding等級會提高」、「出去之後會比較好找工作」的這種無關痛癢的安慰詞。把學生拿去作電腦維修員、程式設計師或是系統管理者這種出去業界也會做的事情,對讓他能夠成為研究者的幫助,到底有多少?

能夠專心投入在論文上,老師也在指導你們寫論文(而不是作計畫)的同學們啊,你們不覺得很幸福嗎?


最後一個是:

「同學,作研究真的很快樂、很幸福的。」

蔡老師常說讀書很幸福,但我覺得作研究也很快樂。

當很多人因為經濟因素、家庭因素而不得不出社會討飯吃、在職場中奮鬥的時候,我們不僅可以讀書、吸收新知,而且可以只為了找尋那可能不賺錢、大家都不重視的一種發現,而投入所有時間精力去作研究、作實驗。

看著同年齡的同學已經在職場中奮鬥,自己卻能夠在課堂、報告、程式中徜徉而不事生產,我常為此感到羞愧,到現在都還沒能準備回饋父母。

但能成為研究生,能在這種不為利益、只為知識的環境中學習、作研究、寫論文,是非常幸福的!

一起快樂地作研究吧,共勉之!

總共2 則留言, (我要發問)

  1. 最度爛的兩句話:「論文寫完了嗎?」「你什麼時候畢業?」

    回覆刪除
  2. 有時間能寫論文的時候要多多把握啊 TwT

    回覆刪除

留言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