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次參加國家考試心得隨筆

12月 23, 2013 , 1 Comments Edit Post

image

最近這幾天我到國家考場參加公務人員考試資格考試了。以下來簡單分享一下第一次參加國家考試的心得。


為什麼要考試呢?

很多朋友都很驚訝地跟我說:「我從來就沒想過布丁會想要考試!」也許是因為我總是做著自己的事情、讀跟同學不太一樣的程式書、寫著只有自己才懂得程式碼,而且老是窩在實驗室,不跟同學一樣去圖書館工讀體驗圖書館的工作,所以才會對我有這樣的看法也說不定。

雖然會驅使我報名的原因有很多,不過其中一個起因,可能是來自於我博士班同學的資格考失利事件。我有位博士班同學是個博學多聞的知名人士,而且老早就具備公務人員資格。但是儘管強者如他,在變化多端的博士生資格考題前依然鎩(ㄕㄚ)羽而歸。我在一邊鼓勵未來國家檔案局局長不可在此受挫,仍須再接再厲的時候,一邊也開始思考起要考上資格考究竟該如何準備。

圖書資訊學師資稀少,因此老師們也常常被邀請擔任國家考試的出題者,已經不是什麼新聞。那麼剛好借此機會,我也來一探同學們拼了命擠在考場中等待鯉躍龍門的機會來臨,那究竟會是怎樣的一個情景。


考場經歷

三天的考試在寒流與東北季風的大雨下度過。每天早上六點半起床時,比起內心的掙扎,我更擔心身體因為風寒而無力應考。中午考場提供的排骨與雞腿便當雖然不怎麼好吃,但是60元能求得一頓飽餐,不必冒雨到外面餐廳人擠人,想來也是一種優點。不過,根據我同學的說法,這次的便當算是挺好吃的了,還真是不錯啊。

平日應付課業就忙不完了,這三天的考試我當然是沒多少準備,以臨時抱佛腳的決心上陣。每每翻開考卷一見考題,想到的事情不是「哇,這問題沒有標準答案吧,叫我怎麼猜到出題老師內心的最佳解答?」就是「完了,這詞彙好像看過,可是我現在完全沒有印象」。但是寫著寫著,以前上課的授課內容,與週遭友人之間的討論話題,不知不覺就慢慢地湧上心頭。每次都是一開始抱著「反正不會寫,那會寫的題目就寫詳細一點吧」的心態,但是到最後卻連最不會寫的題目也有寫不完的論述而匆促下筆。雖然不見得會是出題老師想要的答案,但是親身體驗到多次考場經驗的同學所說的「兩小時寫都寫不完啊」、寫到手痠的真實體驗,我只能對師長、同學與朋友們獻上最大的謝意。

由於平時敲鍵盤時是靠手指頭在思考,這次來到了考場執起筆來總覺得很不適應。加上寫字姿勢錯誤,很快地手就痠到難以書寫。後來在考試過程中研究如何用手握手帕來調整握筆姿勢,後半幾節寫起來就不至於寫到手要斷掉的感覺。不過我覺得這也可能純粹是自我感覺良好,比起感覺寫到手要斷掉的人在答案卷上滿滿的文字,我大多連三分之二都不到。

考試反思

在思考每堂考科的題目時,也連帶地讓我思考起,究竟圖書資訊學的專業到底是什麼。經過這些題目篩選而成為人人稱羨的正式館員,這就是圖書資訊學應有的專業嗎?很剛好地今年也考到了專業認證的問題,十分切合我的疑惑。

大部分的問題沒有標準答案,而且有許多都是讓人自由發揮的應用問題。那麼對於這個議題究竟該如何在短短的25分鐘內做出精確的回答,我覺得這就跟吟詩作對的樂趣不謀而合。在我念書的時候,鮮少有機會可以跟同學們好好聊聊圖書館的各種議題。可是在國家考場中,每位考生卻是努力地擠出對於各種議題的看法。因此跟人討論如何答題會比較通順、架構上比較完整、細節層面上更為具體等等,我似乎可以看到有別於研討會對研究主題的偏門論點之外,國家考場也有著衷心關注圖書館議題的另一種隱形的論壇存在。


臨出師表,還好沒到不知所云

最後要說的是一個題外話,但是卻是讓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情。國家考場的男生廁所掛著孔明撰寫的前出師表後出師表,每次上廁所時,我就一邊看著孔明規勸君王、感謝先帝之恩、表明北伐決心等文字。孔明為蜀國鞠躬盡瘁的用心,讓我感動到差點也跟他一樣「臨表涕泣」。還好,考試時還沒到「不知所云」的程度就是了。

根據同學的說法,我第一次考試就在國家考場,算是十分幸運。我也覺得能夠靠著有絨毛的牆壁來寫作這點挺不錯的,真是難得的經驗啊。因為覺得非常新鮮,所以在最後一堂考科時還去蓋了到場證明章做紀念,一整個就像是觀光客來玩的感覺。

DSC_0446

最後我要感謝這幾天共同奮戰的好兄弟們:兩隻雙主修立可帶、2B鉛筆以及原子筆們!特別是從當兵時寫信就一直陪我奮鬥到今天的雙主修立可帶,感謝你們!

總共1 則留言, (我要發問)

  1. 放榜了,恭喜同學跟學妹考上XD
    我很理所當然地名落孫山啦XDD

    回覆刪除

留言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