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漂流了將近半年的峇里島明信片

11月 20, 2014 2 Comments Edit Post

DSC_2110

今天有件意外的事情,在這邊跟大家聊聊。那就是我以為已經從峇里島寄不回臺灣的明信片,今天居然出現在我桌上了。


DSC_2344

事情是這樣的。

我六月時到印尼峇里島參加IMLF 2014研討會時,只要一逮到時間就狂寫明信片,最後寄了好幾張回到臺灣。有地址的朋友,我就直接寫他的地址。沒有地址的朋友,我就先寄回宿舍,改天有機會再親自交給他。可是奇怪的是,其他朋友的明信片都寄到了,唯獨宿舍的明信片卻不知去向。

在六月中到七月之間,我把學校可能收發郵件的單位都問了一遍,但奇怪的是,並沒有任何的未知郵件記錄,也沒有應該送到我信箱的郵件。問了老半天也沒什麼發現,最後我也只好索性放棄,也一併對學校宿舍的郵寄系統留下了很深的壞印象。

過了五個月,來到了今天11月中的時候。我的桌上忽然出現了遺失已久的明信片。送來的學妹笑嘻嘻地跟我說明,我才知道原來這些明信片居然經過了一串離奇又曲折的旅程。


要說罪魁禍首,其實並不是學校的郵寄系統有問題,而是因為我在慌忙之際沒把收件地址寫好。宿舍寫了房號,卻沒有寫到大樓代號。明信片上面除了收件者大多寫本名之外,寄件者我也只寫了綽號「布丁」而已。

在六月時明信片就寄到了宿舍,由宿舍管理員將信件擺置信箱。看我這個「布丁」像是女性綽號,宿舍管理人員也不疑有他,就直接把這對明信片放到了隔壁女宿的信箱中。很巧的是,這是一間空房間。因此這五個月之間,明信片就就這樣默默地躺在一個無主信箱中,也沒人覺得奇怪。

直到最近宿舍出現了一些事件,導致附近房間的房客統統主動遷出,那件房間的樓層就因此淨空。但是政大女生非常多,許多學生宿舍都是一位難求,很快地就有下一批學生要求進駐。而這時候明信片所在信箱的房間,也就這樣剛好有位女同學成了他的主人。

女同學搬進去之後,發現信箱裡面竟然躺著一堆明信片。而這明信片顯然不是寄給剛搬進去的她,那就竟是誰的呢?她翻了翻,雖然不知道寄件者「布丁」是誰,但是收件者之中卻有一位名字是她熟悉的,就是她的同系所學姐。

她把那堆明信片拿給學姐看看,學姐立刻笑了出來,然後在晚上來到所上meeting時把這堆明信片放到他們原本的主人身上──哪個人就是我,而這位學姐就是我學妹。

因此到最後明信片總算完成了它們的奇幻旅程,不僅送到了我的手上,我也終於把它們拿給了真正的寄件者手中。真是不可思議,世界上果然有很多事情只能用緣分來解釋的啊。

總共2 則留言, (我要發問)

  1. 哈囉布丁學長,那疊明信片就是在我換過房間,新房間的信箱中看到的唷!!只能說真的很巧吧哈哈
    by昨天統計演講旁邊的學妹

    回覆刪除
  2. To Chang Te,

    原來是妳!真是太巧了!

    回覆刪除

留言工具: